官方微信 手機客戶端 設為首頁 收藏本站 關注微信 我的廣告

烏衣門戶網

烏衣門戶網 首頁 網絡流行 大國小民 查看內容

大國小民 | 第六次提審,她才說出殺死親人的理由

2019-11-8 21:42| 發布者:烏衣門戶網| 查看:545| 評論:0|來自:大國小民

摘要:《大國小民》第1006期本文系網易“大國小民”欄目出品。聯系方式:[email protected]前段時間,吳謝宇涉嫌弒母案的新聞甚囂塵上之時,檢察官巫訥和我說起她之前所辦理的一起案件。兩

《大國小民》第1006

烏衣門戶網:www.vpkecc.tw

本文系網易“大國小民”欄目出品。聯系方式:[email protected]

烏衣門戶網:www.vpkecc.tw
大國小民 | 第六次提審,她才說出殺死親人的理由 作者: 來源:大國小民
大國小民 | 第六次提審,她才說出殺死親人的理由 作者: 來源:大國小民

前段時間,吳謝宇涉嫌弒母案的新聞甚囂塵上之時,檢察官巫訥和我說起她之前所辦理的一起案件。

烏衣門戶網:www.vpkecc.tw

兩年前,27歲的卞夢婷(化名)涉嫌故意殺害了自己的表姐。由于對“死刑立即執行”的一審判決結果不滿,卞夢婷提出了上訴,案卷才被移交至負責死刑二審復核的檢察官巫訥手中。

烏衣門戶網:www.vpkecc.tw

巫訥告訴我,兩起案件有著諸多相似之處:兩名涉案人員年齡都不大,且均涉嫌故意殺害與其最為親近的人;歸案后,兩名犯罪嫌疑人均表現得鎮定、淡然,甚至有些冷漠。

烏衣門戶網:www.vpkecc.tw

在卞夢婷簽過字的一份訊問筆錄里,記錄這樣一句話:“我有那幺惡毒嗎?彭敏可是我的表姐、我的閨蜜啊!”

烏衣門戶網:www.vpkecc.tw

“上訴人曾說過,受害人是她有記憶以來,最親近、也最感激的人。正因為此,我更想知道,卞夢婷對生命的漠視和踐踏,到底是怎幺來的。”按照巫訥的說法,“這是我辦理過的數百起死刑二審復核案件中,最特別的案件之一。”

烏衣門戶網:www.vpkecc.tw

1

烏衣門戶網:www.vpkecc.tw

2017年1月22日,黃昏,天冷得刺骨。一男一女來到當地派出所報案。中年男子叫劉浩,50歲上下,神色很慌張。他說,自己的妻子彭敏已失聯一天兩夜,手機開始是無人接聽狀態,后來“暫時無法接通”。年輕女子自稱失蹤者的親表妹,同樣顯得有些焦急,但相比中年男子,還是淡定不少,也給警方提供了很多細節。

烏衣門戶網:www.vpkecc.tw

“前天下午,表姐讓我陪她出去要賬,我從自己店里開車去找她,應她的要求走的是寧遠大道,中途在人民商場十字路口西北角碰到一個男人,她就下了車,我們自此便再沒聯系……她也沒說那個人是誰,事后我也沒見過他們倆。”在偵查機關的詢問筆錄里,卞夢婷在自己說的這句話上面摁下了鮮紅的手印。

烏衣門戶網:www.vpkecc.tw

搶在姐夫劉浩前面,卞夢婷詳細敘述了案發的過程,這些話同樣也被收在這份筆錄里:

烏衣門戶網:www.vpkecc.tw

“那天之后,我姐將近兩天都沒跟我聯系。我店里忙,也沒去找她。今天中午,我正在睡覺,手機響了,我姐夫急得要哭出來,問我說,‘你姐還沒找到,有沒有在你那里?’我說沒有啊,然后就趕緊開車往她家趕。我趕到我姐的美容店后,姐夫正在前臺焦急地轉圈。我姐店里唯一的雇員是我的親妹妹小玉。小玉說,她從上午9點多來到店門口,店門就一直鎖著。等了大半個小時,她用鄰店老板的手機撥打了我姐的電話,但一直處于暫時無法接通狀態。

烏衣門戶網:www.vpkecc.tw

“我急得不行,就說,‘趕緊找啊!在店里待著干嘛?’我姐夫人特老實,就哭喪著臉說,‘上哪兒找啊。她不是一直和你在一起嗎?還經常在你那里過夜。你怎幺也不看好她。’這句話讓我很來氣。俺姐妹倆確實經常在一塊兒,店里忙不開,有些經絡按摩我不會,不都得找我姐幫忙嘛。可這次,我真不知道她去了哪里。”

烏衣門戶網:www.vpkecc.tw

據偵查人員回憶,在整個敘述過程中,卞夢婷說話都不緊不慢,而且越說越放松,到最后,連剛來時的焦急都沒了,不由得讓偵查人員多問了幾句。

烏衣門戶網:www.vpkecc.tw

“你覺得彭敏能去哪兒呢?”偵查人員問。

烏衣門戶網:www.vpkecc.tw

“我姐保證能回來。八成和那個男的有啥事兒吧。”卞夢婷的語氣非常肯定。

烏衣門戶網:www.vpkecc.tw

“你怎幺能這幺肯定呢?”

烏衣門戶網:www.vpkecc.tw

“我當時在我姐店里看見了她的包和外套,就掛在她平常掛衣服的衣帽架上。錢夾子在我姐包里,里面的錢又沒少。我姐膽小,身上又沒帶錢,那還能走遠啊?”

烏衣門戶網:www.vpkecc.tw

“既然這樣,你們為什幺要報警呢?”

烏衣門戶網:www.vpkecc.tw

“我到我姐店里,也是這幺提醒姐夫的。誰知不提醒倒還好,一說這話,他就非要鬧著來報警。我不放心,就陪著來了。”

烏衣門戶網:www.vpkecc.tw

“你不放心什幺呢?”

烏衣門戶網:www.vpkecc.tw

“我姐夫是個老實人,有啥事兒說不清楚啊!”

烏衣門戶網:www.vpkecc.tw

2

烏衣門戶網:www.vpkecc.tw

據接警的民警稱,卞夢婷的表述表面上看,確實沒有任何破綻:時間、證人等關鍵證據一應俱全,無法再現的關鍵節點則統統“記不清了”。當時,人民商場十字路口一帶正在熱力搶修,附近幾個社區的監控全部失效。卞夢婷所提到的“最后一面”也無從證實。

烏衣門戶網:www.vpkecc.tw

但通常來說,親人失蹤,當事人一般都會恐懼、話語急促、詢問細節時易焦躁。但在卞夢婷這里,所有的表達與細節回憶都近乎完美。隨后,在對劉浩的詢問里,偵查人員更加深了這一懷疑。

烏衣門戶網:www.vpkecc.tw

劉浩的筆錄里是這幺記載的:兩天前的下午,妻子急急忙忙給劉浩打了一個電話,說有點事情要處理。下班后,劉浩便早早地來到店里,看見妻子的車鑰匙就擺在鞋帽柜上,外套和包都不在。

烏衣門戶網:www.vpkecc.tw

那天妻子很晚都沒回來,也沒有接電話。劉浩給卞夢婷打電話,卞夢婷說:“我姐讓我陪她去要賬,走到人民商場那個十字路口,有個男人在等他,她下了車,俺倆就再沒聯系了。我以為她早就回來了。”

烏衣門戶網:www.vpkecc.tw

“那個男人長什幺樣?”劉浩說自己當時就有點緊張,卞夢婷好像也有點害怕,說那男的個子不高,但矮壯得很,一臉兇氣。

烏衣門戶網:www.vpkecc.tw

劉浩關了店,開車到人民商場附近轉了一圈,一無所獲。想來又覺得失蹤什幺的只是電視劇里的橋段,和自己這種普通老百姓扯不上關系,肯定是自己想多了,便回了家。

烏衣門戶網:www.vpkecc.tw

次日一早,妻子仍然沒有消息,而且手機也接不通了,打電話給卞夢婷,手機也不通——之前,兩口子吵架、妻子店里忙,或是卞夢婷的丈夫來鬧事時,兩人手機都不接的情況常有。因此劉浩當時還抱有一絲僥幸,覺得兩人可能就是在一起。直到第二夜過了,妻子手機仍然沒有接通,劉浩才決定報警。但就在這時,卞夢婷的電話卻接通了。

烏衣門戶網:www.vpkecc.tw

“婷婷知道我媳婦兒還沒回來,就勸我先別報警,然后趕到店里,在前臺給一些客戶打電話問我媳婦兒的去向。我沉不住氣,還是想報警。但是她卻提醒我說,衣服和包都在店里,人應該走不遠,不用報警。”

烏衣門戶網:www.vpkecc.tw

劉浩說,自己這才注意到,妻子的包就在門口的鞋帽柜上放著,黑色軟牛皮的,出門常穿的香檳色貂皮短大衣也掛在旁邊。難道是妻子回來過?那不可能不和自己聯系啊。劉浩說當時感覺脖頸子都發涼了。

烏衣門戶網:www.vpkecc.tw

“我對我媳婦兒的生意也知道得不多,但有一點我是知道的:店門鑰匙只有兩把,一把妻子拿著,還有一把在婷婷那里。那天趁婷婷打電話的時候,我支走了小玉,到里屋打開店里的電腦查監控。1月20日的監控里,我媳婦兒確實是下午5點左右和婷婷一起離開的,之后是我和小玉關的門。1月22日的監控錄像,小玉在門口徘徊許久,然后消失在鄰店店門里……可1月21日的監控錄像卻不見了,連回收站都被清空了。”

烏衣門戶網:www.vpkecc.tw

劉浩嚇壞了,哆嗦著往外走,卞夢婷堅持要陪他一起去報警,“當時,她說了這樣一句話:‘知道你要去報警,我陪你去!’我差點嚇癱了。”

烏衣門戶網:www.vpkecc.tw

“你怕什幺呢?對她有懷疑?”偵查人員問道。

烏衣門戶網:www.vpkecc.tw

“按說不應該的,她和我媳婦好得不得了……但就是覺得蹊蹺。”

烏衣門戶網:www.vpkecc.tw

接警當晚0時許,通過有效的技偵手段,警方調取出了一段監控錄像。1月21日晚11點多,卞夢婷來到彭敏的店里,用鑰匙打開店門,懷里抱著一個鼓鼓囊囊的透明塑料袋,里面是衣物、包等物品。

烏衣門戶網:www.vpkecc.tw

此時已是凌晨2點,警方再次將卞夢婷帶到詢問室。

烏衣門戶網:www.vpkecc.tw

“你和彭敏關系怎幺樣?”警察問。

烏衣門戶網:www.vpkecc.tw

“俺姐妹倆可好了!姐給我兒子買小汽車、買衣服,逢年過節還有大紅包。春節的時候,我都沒回自己家,在我姐家過的。”

烏衣門戶網:www.vpkecc.tw

“那你和彭敏有過節嗎?”

烏衣門戶網:www.vpkecc.tw

“怎幺可能?我姐是我的恩人哪!我姐出事了,我比誰都急啊!”卞夢婷睜大雙眼,一臉無辜。卞夢婷身高不高,微胖,臉很圓,娃娃頭,這讓她顯得比同齡人更年輕。

烏衣門戶網:www.vpkecc.tw

“1月21日你在哪里?”

烏衣門戶網:www.vpkecc.tw

“我一直在家啊!對了,我還去修車了;我開車撞在樹上,車壞了,不信你們查!”

烏衣門戶網:www.vpkecc.tw

“那幺,1月21日一整天你沒有見過彭敏,是嗎?”

烏衣門戶網:www.vpkecc.tw

“完全沒有!1月20日我們分手到現在,再也沒有見過她。”

烏衣門戶網:www.vpkecc.tw

“也沒有去過她店里?”

烏衣門戶網:www.vpkecc.tw

“沒有的事!”

烏衣門戶網:www.vpkecc.tw
大國小民 | 第六次提審,她才說出殺死親人的理由 作者: 來源:大國小民

當時,卞夢婷并不知道,就是這句話,讓她所有的罪行再無遮掩。隨后,警方向她出示了錄像資料等物證。快天亮的時候,卞夢婷承認是自己殺害了彭敏,凌晨5時許,同意指認現場。

烏衣門戶網:www.vpkecc.tw

3

烏衣門戶網:www.vpkecc.tw

冬天的凌晨,伸手不見五指。

烏衣門戶網:www.vpkecc.tw

剛剛下過一場大雪,路面濕滑顛簸。警車行進了1個多小時,在一個偏僻小鎮上停下來。大路旁全是門頭房,其中一個寫著“崔家老牛肉”的字樣,字跡模糊,很不顯眼。警方打開了門頭房的鐵鎖,在這個將近30平米的房間里,除了一臺大冰柜以外,什幺都沒有。

烏衣門戶網:www.vpkecc.tw

打開冰柜,彭敏的尸體赫然在內。她歪著頭,呈坐姿右曲,全身干干凈凈,既沒有血跡,手腕腳踝也沒有被捆綁的痕跡。冰柜下面鋪著一層塑料布,正“嗡嗡”作響。

烏衣門戶網:www.vpkecc.tw

尸檢報告顯示,被害人彭敏身高1米65,比犯罪嫌疑人卞夢婷要高出將近10公分。被害時,被害人正值壯年,并非沒有力氣。如果按照常理推斷,被害人是無論如何不可能遭此毒手的。而此時,卞夢婷的車已被完全清洗,暫時沒有發現任何物證。因此,卞夢婷的供述顯得尤為關鍵。

烏衣門戶網:www.vpkecc.tw

很快,當地檢察機關批準將卞夢婷逮捕。不久,卞夢婷被提起公訴。

烏衣門戶網:www.vpkecc.tw

根據卞夢婷的數次供述,案件才有了一個完整的輪廓。

烏衣門戶網:www.vpkecc.tw

案發前一年開春,卞夢婷從老家來城里投奔表姐彭敏。彭敏比卞夢婷大10歲,被害時剛過了37歲生日,在當地開美容店多年。此前卞夢婷一直在老家的村辦磚廠工作,和老公鬧到了劍拔弩張的地步,于是便找到表姐,說想找點活兒干。

烏衣門戶網:www.vpkecc.tw

“表姐在老家很有名,誰都知道她有能力、能掙錢。我姐借給我3萬塊錢,把我發展為下線,我才在靠近郊區的鎮上開了家美容店。”

烏衣門戶網:www.vpkecc.tw

在警方的再三追問下,卞夢婷承認,除了開店那3萬塊錢,自己還曾多次找表姐借錢,到底是多少,她已經記不清了。案發前夕,彭敏找卞夢婷催要欠款,但卞夢婷的店面經營不善,入不敷出,難以還清。案發當天,彭敏再次指責卞夢婷故意拖欠,嚷嚷著要做個一次性了斷。爭執間,二人在彭敏的車上扭打起來。眼看彭敏就要占據上風,情急之下,卞夢婷看后座上有一根綁繩,就打算把彭敏綁起來。但彭敏奮力掙扎,還大聲呼救,卞夢婷一時失去理智,將繩子勒在了彭敏的脖子上。

烏衣門戶網:www.vpkecc.tw

口供和前期案卷中的一致,沒有任何突破。法院據此作出一審判決,卞夢婷被判處死刑,立即執行。

烏衣門戶網:www.vpkecc.tw

但卞夢婷對這個結果難以接受,并在第一時間提出上訴。她認為,是表姐先動手的,其有過錯在先。何況,自己并不是預謀殺人,而屬于“激情殺人”,因此有從輕情節。

烏衣門戶網:www.vpkecc.tw

案件進入二審階段,負責死刑二審復核工作的巫訥正式接手此案。

烏衣門戶網:www.vpkecc.tw

4

烏衣門戶網:www.vpkecc.tw

“我見到被害人丈夫劉浩的時候,他還沒有從悲痛中走出來。事情已經過去1年了,他仍然絮絮叨叨的。讓他百思不得解的是,這姐妹倆一直好得跟一個人似的,怎幺這個親表妹就能對她表姐下此狠手呢?”巫訥的辦案札記里,這段話用紅筆做了標注。

烏衣門戶網:www.vpkecc.tw

對于巫訥而言,辦案并不是簡單地破案、起訴、案結,隱藏在案件背后的人情世故、是非曲直,那些扭曲的心理、執拗的心態,更應該被挖掘和探究,以此警醒世人。根據以往經驗,除非個別罪大惡極、多次“進宮”的慣犯,口供通常都是可以有效突破的。但難就難在,每一個人的內心觸點不同,如果要突破對方堅固的心理防堤,就必須找到其最敏感、最關注、也可能是最脆弱的所在,多米諾骨牌才有可能順勢全部倒下。

烏衣門戶網:www.vpkecc.tw

而巫訥前后提審了卞夢婷6次。前3次,她面對的都是一個面無表情的陳述者,似乎其與這起案件毫無關系,平靜得像是在陳述別人的故事。

烏衣門戶網:www.vpkecc.tw

二審就要開庭了,所有材料都已審核完畢。而巫訥最關心的有兩件事:一件是,卞夢婷的殺人動機始終不明確,雖然數份證據明顯表示她并非“激情殺人”;另一件是,多次斡旋,受害人家屬同意,如果上訴人能夠馬上交付20萬元民事賠償金,他們可以不再要求法庭必須殺之而后快,卞夢婷的家人能否幫她留住一命呢?

烏衣門戶網:www.vpkecc.tw

第4次提審時,巫訥把這一法律規定詳細告知了卞夢婷,并表示,近期要去她的父母和丈夫那里做做工作,“這是你最后一次機會了。如果可以,或許法庭會從輕處理,但也要看你家人的態度。你覺得,對你的家人來說,這些錢可以承受嗎?”

烏衣門戶網:www.vpkecc.tw

這句程序性的話一出口,卞夢婷的表情突然掠過一絲難以覺察的激動,但隨即轉瞬即逝。“這20萬是買我的命!他們還能不交?”卞夢婷恨恨地吐出一句話。

烏衣門戶網:www.vpkecc.tw

“你的家人,他們對你好嗎?你的父母,他們心疼你嗎?”巫訥放低聲調,緩緩地問道。她看見卞夢婷低下頭,沉默了。不一會兒,淚水從戴著手銬的雙手指縫里滲出來,隨之而來的是抽泣聲。

烏衣門戶網:www.vpkecc.tw

“總不至于見死不救吧。”許久,卞夢婷才用橙黃色的囚衣擦了擦臉,“我對他們都很好。真的。我幾乎把錢都給了父母和我對象。”

烏衣門戶網:www.vpkecc.tw

卞夢婷終于有了傾訴的欲望。

烏衣門戶網:www.vpkecc.tw

按照卞夢婷的說法,她從15歲輟學時起就開始打工,掙了錢都往家里交,常常除了基本的伙食費外一分都不剩。

烏衣門戶網:www.vpkecc.tw

18歲那年,她和丈夫談戀愛,也沒耽誤她往家里交錢。那時,妹妹已經7歲多了,為了多交些錢給家里,她在村辦磚瓦廠上班的同時還到村頭的飯店打零工。婚后,丈夫掌管了她的工資獎金,每月再拿出固定的一部分給娘家。從18歲到她離開老家這8年,她的錢從來都不在自己手里。所以,出來跟著表姐做事,只能頻繁借款。

烏衣門戶網:www.vpkecc.tw

當然,這也從另一個側面證明,卞夢婷的娘家和丈夫那里是有錢的。

烏衣門戶網:www.vpkecc.tw

“如果他們使使勁,再借上點兒,20萬不是很難的。”卞夢婷肯定地告訴巫訥。

烏衣門戶網:www.vpkecc.tw

在大部分死刑案件中,如果受害人一方提出類似要求,上訴人的家屬通常都會為了保命不遺余力,甚至賣車賣房、傾家蕩產。然而,這起案件卻遠遠出乎了巫訥的意料。

烏衣門戶網:www.vpkecc.tw

5

烏衣門戶網:www.vpkecc.tw

二審開庭前,法官專門去了一趟卞夢婷的家里,試圖進行庭外調解。

烏衣門戶網:www.vpkecc.tw

卞夢婷的家坐落在城鄉結合部的一個老舊小區里,不過50多平方米,屋里陰暗逼仄,亂得一塌糊涂。卞夢婷的丈夫此前離過婚,有一個15歲的兒子跟著他過,此刻正在里屋打游戲,小兒子在外屋的地上滿地爬,彼時已經2歲了,地上的餅干渣、大米粒等等都是他的吃食,窗臺上有一大一小兩個奶瓶,里面還有殘余的奶漬。

烏衣門戶網:www.vpkecc.tw

“我女人嘴里沒有一句實話。”這個年近半百的男人一邊煩躁地踢開爬過來的小兒子,一邊搖著頭,“幺兒才剛生下來沒出百天,她就到城里去了。說是掙錢,哪個見她往家里拿過一分錢?”

烏衣門戶網:www.vpkecc.tw

男人說,他和卞夢婷是在村辦磚廠認識的。那時卞夢婷才15歲,追了3年,兩人算是結了婚,但沒扯證。起初,他覺得這個女孩特別能吃苦,一次搬磚砸到腳,大拇腳指甲都掉了,沒見她掉一滴淚,還笑著說:“不耽誤掙錢哈。”這讓他這個大男人都覺得佩服。

烏衣門戶網:www.vpkecc.tw

此外,他從來沒有見她發過脾氣,屬于特“溫柔”的性格。但后來,他發現妻子的不發火是“沒有惹到她”,一旦惹毛了,她能和他往死里打,絕不會討饒。“你說她怎幺能下得了狠手?切!她就是一個心狠的女人!哪個母親能狠心給自己不出百天的娃斷奶?還一走了之?”男人越說越氣。

烏衣門戶網:www.vpkecc.tw

男人的態度讓法官隱隱覺得不妙。

烏衣門戶網:www.vpkecc.tw

臨走前,法官提到了兩件事,一是作為卞夢婷的配偶,他必須在二審開庭時到庭;二是為了保住孩子母親的性命,他是否可以盡力對受害人家庭作出賠償。對于這兩點,男人都沒有明確表態。

烏衣門戶網:www.vpkecc.tw

之后,法官又找到了其父母的家。卞夢婷的妹妹小玉已經從城里回來,在家待業。卞夢婷的父母年近六旬,兩人仍需要靠10畝薄田才能維持溫飽,3個人的臉上都看不出有任何悲傷。

烏衣門戶網:www.vpkecc.tw

“她就是個孽畜!”卞夢婷的父親“吧唧吧唧”地抽著水煙袋,憤憤地吐出一句話,“臨了還要拖累家里!埋了半截子黃土的人了,到哪里給她耙錢去!”

烏衣門戶網:www.vpkecc.tw

卞夢婷的母親身形很胖,一樣鐵青著臉。“嘩——”地把刷鍋水倒到院子里,油膩的水滴濺了法官一身,“錢?到哪里去搞錢?我們年紀大了,小玉還小,總得留點買棺材板的錢。她男人呢?不是在城里買了房嗎?賣掉一套就有了,怎幺還問我們要錢?嫁出去的閨女潑出去的水,哪個不曉得?!”

烏衣門戶網:www.vpkecc.tw

談判又陷入了僵局。對于銅墻鐵壁般的這家人。大家寧愿相信,都是卞夢婷闖下大禍后家人的氣話。

烏衣門戶網:www.vpkecc.tw

離二審開庭還有一個月的時候,巫訥第5次提審了卞夢婷。

烏衣門戶網:www.vpkecc.tw

“什幺結果?”剛剛坐下,卞夢婷就迫不及待地問。

烏衣門戶網:www.vpkecc.tw

“正在努力。”巫訥婉轉地回答她。

烏衣門戶網:www.vpkecc.tw

卞夢婷似乎猜到了什幺,垂下頭,不再說話。

烏衣門戶網:www.vpkecc.tw

“你和你的家人有過節嗎?”巫訥又問。

烏衣門戶網:www.vpkecc.tw

“過節?什幺過節?我是他們的親閨女啊。”卞夢婷聲音不大,但話中帶刺。“我就知道,他們不會在乎我的死活!從來就沒在乎過。”

烏衣門戶網:www.vpkecc.tw

再往后,憤怒的情緒完全控制了卞夢婷,她幾乎無法正常交流。

烏衣門戶網:www.vpkecc.tw

然而,沒過幾天,卞夢婷主動要求見檢察官。在第6次提審中,卞夢婷終于開始了她的供述。

烏衣門戶網:www.vpkecc.tw

結合其父母、配偶的陳述及多份證人證言,巫訥終于將卞夢婷涉嫌故意殺人案的前前后后完整地拼了出來。

烏衣門戶網:www.vpkecc.tw

6

烏衣門戶網:www.vpkecc.tw

從記事時起,卞夢婷就不受自己父母待見,打罵是常有的事兒。有了妹妹,她的存在更顯多余。

烏衣門戶網:www.vpkecc.tw

15歲,卞夢婷被迫輟學,在家照顧了一段時間妹妹,又到村辦磚廠打工。滿以為瘋狂追求她的這個男人會對她好一輩子,但婚后,男人不僅掌控經濟大權,還討厭她的較真和脾氣。兩人越鬧越僵,幾乎出手相向。也就是那幾年,她的丈夫在城鄉結合部買了套房子,卞夢婷的父母一度認為,小兩口藏了很多錢沒有交給家里,大鬧了一場。

烏衣門戶網:www.vpkecc.tw

卞夢婷實在不想面對,遂逃至城里,投奔表姐。

烏衣門戶網:www.vpkecc.tw

由于沒有錢,表姐彭敏借給她很多錢。彭敏夫婦二人多年來沒有要上孩子。對這個比自己小10歲的表妹,一開始,彭敏視如己出,除了借錢,還跑前跑后幫忙張羅開店。但漸漸地,彭敏和丈夫劉浩發現,卞夢婷不僅沒有還錢的意思,還編造出各種理由繼續借錢。

烏衣門戶網:www.vpkecc.tw

案發前不久,被害人彭敏多次向卞夢婷追要欠款,但卞夢婷不但分文未還,還與表姐在電話中惡語相加。彭敏便說,如果再不還錢,將采取“措施”。卞夢婷怕了,試圖解決問題,就將一張以自己名義辦的信用卡交給彭敏,并告知其密碼以表誠意——但她也說,這卡是用來做抵押的,自己一定盡快還錢,還請表姐最好不要輕易動用。但沒過多久,卞夢婷就發現這張卡被透支了。

烏衣門戶網:www.vpkecc.tw

卞夢婷認為,眼下的這些矛盾已完全不是她能解決和掌控的了。也是在這段時間節點,證據顯示,卞夢婷曾在網上多次搜索:“如何處理尸體?”“尸體多久能腐爛?”等內容,并發布了一條關鍵提問:“勒死一個人需要多長時間?”

烏衣門戶網:www.vpkecc.tw

考慮到彭敏比她高大,動手時可能不占優勢,在案發前,卞夢婷還通過各種渠道購得安眠藥,并用維生素片劑包裝瓶進行了“改裝”。

烏衣門戶網:www.vpkecc.tw

1月20日案發當天,卞夢婷到彭敏那里去“處理恩怨”。她先假意對彭敏友善地提出和好,并將數枚藥片放進為彭敏沖好的果汁里,看著她喝了下去。之后,她提出到外面談談如何處理雙方的經濟糾紛,就這樣,卞夢婷帶著彭敏開車駛離美容院。

烏衣門戶網:www.vpkecc.tw

起先,卞夢婷圍著這個城市轉了幾圈,發現藥效尚未發揮作用,便來到這個城市有名的景點:玉環河公園。按照卞夢婷的說法,如果彭敏能對債務問題一筆勾銷,她便不會動手。但彭敏的做法卻截然相反,車停好了,彭敏從包里拿出一沓銀行流水,上面用紅筆勾畫出十幾筆賬目,旁邊全部寫著“卞夢婷欠”。此外,就連當初說好不必還的本金,也被列入了欠款之列。

烏衣門戶網:www.vpkecc.tw

卞夢婷起了殺心。

烏衣門戶網:www.vpkecc.tw

此時,坐在副駕駛座上的彭敏應是有些困了,便將座位調整至接近平躺的狀態,卞夢婷隨即將后排座椅下面的繩子掏出來,勒緊了彭敏的脖子。

烏衣門戶網:www.vpkecc.tw

后經法醫鑒定,被害人頸部被纏繞兩圈,勒痕深達0.5厘米,可見當時用力之大。

烏衣門戶網:www.vpkecc.tw

由于尚未到下班時間,公園內仍有養護人員走動。思考了一會兒,卞夢婷便拉著尸體,驅車趕往近郊一個偏遠小鎮,臨時租下了一個門頭房。

烏衣門戶網:www.vpkecc.tw

次日上午,卞夢婷又到附近的農貿市場購得一臺降價處理的大冰柜,請人運回門頭房。當晚,她收拾好彭敏的衣物和包等,開車放回彭敏店里,制造了彭敏回來的假象,并刪掉了監控錄像。等到午夜3點,才將彭敏的尸體從后備箱拽下來,藏到房間的冰柜里。

烏衣門戶網:www.vpkecc.tw

門頭房非常冷,沒有暖氣,地面也是水泥的。但卞夢婷說,自己那天靠著冰柜睡得很沉,直到被姐夫的電話驚醒。

烏衣門戶網:www.vpkecc.tw

此后,巫訥數次往返來回卞夢婷的丈夫家和父母家。

烏衣門戶網:www.vpkecc.tw

她的丈夫總說“再想想”,便沒了下文;而老兩口則陪巫訥坐在院子里,自始至終一句話都沒有說。

烏衣門戶網:www.vpkecc.tw

“還有一次機會。下個月,你們家大女兒的案子就要二審開庭了。彭敏家已經松口,只要你們能賠上這個錢,哪怕先賠一部分,其余的打個欠條,他們也不再非要讓卞夢婷償命。畢竟,都是親人。”最后這句話,巫訥特意說得重了些,慢了些。

烏衣門戶網:www.vpkecc.tw

聽巫訥說完,老兩口起身往屋里走,“哐啷!”一聲就把門關了,屋里傳來一句話:“就當我們沒養過這個孩子!”

烏衣門戶網:www.vpkecc.tw

后記

烏衣門戶網:www.vpkecc.tw

二審的法庭上,卞夢婷沒有等到她想見的人——親人、愛人、友人,一個都沒有來。

烏衣門戶網:www.vpkecc.tw

“這是一家什幺人哪?小敏被他們家殺了,他們老兩口和那個殺人犯的丈夫從來沒有到我家說過哪怕一句道歉的話!都在一個村,還是親姐妹哪!屋前屋后不過50米!50米啊!這是一家什幺人?!”法庭外,彭敏的家人義憤填膺,痛哭流涕。

烏衣門戶網:www.vpkecc.tw

離開法庭前,巫訥看到了卞夢婷的眼神里,滿滿的都是求生的欲望,但并沒有眼淚。

烏衣門戶網:www.vpkecc.tw

最終,卞夢婷涉嫌殺人案二審維持原判。

烏衣門戶網:www.vpkecc.tw

編輯:沈燕妮

烏衣門戶網:www.vpkecc.tw

題圖:《絕叫》劇照

烏衣門戶網:www.vpkecc.tw

投稿給“大國小民”欄目,可致信:[email protected],稿件一經刊用,將根據文章質量,提供千字500元-1000元的稿酬。其它合作、建議、故事線索,歡迎于微信后臺(或郵件)聯系我們。

烏衣門戶網:www.vpkecc.tw

關注微信公眾號:人間theLivings(ID:thelivings),只為真的好故事。

烏衣門戶網:www.vpkecc.tw

作者:如藍

烏衣門戶網:www.vpkecc.tw

(責任編輯:包栩_NBJS9028)

烏衣門戶網:www.vpkecc.tw

相關閱讀

聯系客服 關注微信 下載APP 返回頂部
一肖公式规律